第二十四节 豕虫之孽――车裂秦王政顺天而行

3983.com,韩非未能在秦国建尺土之功就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使秦王政很是郁闷。不过,令秦王政更为郁闷的事还在后边呢! 公元前238年,是秦王政即位以来最为郁闷的一年。 秦王政郁闷什么呢?因为,按照古代男子成年之时要举行冠礼的惯例,公元前238年,已经22岁的秦王嬴政早过了男子二十而冠的年龄,天子诸侯 子十九而冠,冠而听治,其教至也。但是,有着秦王仲父之名的相邦吕不韦却一点也不着急,就连秦王的生身母亲对此也似乎漠不关心。难道做母亲的不希望 自己的亲生儿子早一点亲政,成为名副其实的真正秦王吗? 有学者认为,秦国的冠礼制度与关东六国不同,他们列举了《史记》上惠文王三 年,王冠,昭襄王三年,王冠,始皇九年,王冠这样三个史实,说秦王的冠礼都在22岁,认定秦国的冠礼制度是异制;也有人认为秦国是依据身高 是否达到六尺五寸而决定行不行冠礼的,说是秦始皇幼年多病,虽然年龄到了20多岁,但身高仍然不够六尺五寸而不能举行冠礼,而且还举出了云梦秦简里依身高 定罪的佐证。我认为,这些看起来似乎有些道理的观点,实际上没有一点道理。因为秦国对中原礼乐文化的吸纳,是很主动,很开放的,如果他们认为对秦国的制度 文化建设,或者是对君权巩固有好处,有利的,那么就会毫不犹豫地拿过来为已所用的。那么,为什么偏偏在冠礼这上面要异一下呢? 其 实,只要稍微了解当时历史史实的人都知道,吕不韦是一个投机的政治商人,而且长期与秦王嬴政的母亲有着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以秦王嬴政的仲父自居,又为 秦国立过不少战功,虽然名为相邦,位极人臣,但左右秦廷,权势早已经远远地超过了秦王嬴政,因而,他是不会轻易还政于秦王嬴政的;其次,秦王室对外来人 才,一向都是用之如珍宝,弃之如敝履,外来人才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这一点吕不韦也是深知的;此外,他与秦王政母亲的私情,秦王嬴政多多少少都会听到一些 的,以他对秦王嬴政性格的了解,他知道一旦秦王嬴政亲政之后,一定是会对他不利的,所以他以种种理由来延缓政权的交接。 除了吕不韦的有意迟延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极不希望秦王政临朝亲政,这个人就是由吕不韦推荐入宫,服侍秦王嬴政母亲的嫪(lào)毐,以及包括秦王嬴政母亲在内的菌集在嫪毐周围的人。 这个嫪毐是何方神圣,胆敢有意阻挠秦王行冠礼? 各位,万万不可小觑嫪毐这个人。他不仅是秦王母亲的心上人,而且还是秦王嬴政的继父哩!过去,有人认为嫪毐称他是秦王嬴政的假父是假充的,是他 在与朝中贵臣斗棋斗酒,醉后讲的一句狂言,这是不对的。如果按照《史记吕不韦传》上的记载,那么,这个嫪毐不但与秦王嬴政的母亲私 通,而且还为秦王嬴政添了两个小弟弟呢!按照事实上的血缘和人伦关系,嫪毐还真的就是秦王嬴政的继父哩! 那么,嫪毐怎么会与贵为太后的秦王的母亲勾搭上呢? 原来,按《史记索隐》的说法,嫪毐也是邯郸人,而且与秦王嬴政的母亲住在一个里中。我估计,依秦王嬴政母亲的歌姬身份,嫪毐应该很早就认识这位赵 姬,或者听说过她的美貌,或者是与赵姬打过交道的浮浪在邯郸城里的小混混。当吕不韦贵为秦国的相邦之后,在邯郸混不下去的嫪毐,很自然地就跑到秦国来找吕 不韦,谋求生路。而这时,恰好吕不韦想摆脱往日情人的纠缠,就想到了用这个嫪毐做替身,于是,吕不韦就把嫪毐收为门客,后来又用了种种办法,把他送到了已 经贵为太后的赵姬的宫中。赵姬与嫪毐宫中相会,各遂其愿,各得其所,很快就如漆似胶,也很快就有了私生子。所以,嫪毐也就真正成了秦王嬴政的继父。 对于嫪毐之所以为太后所接受所宠爱,而且心甘情愿地为他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的原因,《史记吕不韦列传》中说,是因为嫪毐是个大阴人,即他的阳具壮 硕,太后绝爱之。我认为,虽然司马迁写作《史记》时或博览史籍,或亲自勘校,于梳理抉剔之际,也是慎之又慎,竭力求真,但他毕竟不是秦时之人,所见所 闻及所据之文字也未必就是其时秦人真实之景象,更何况其刻画人物,撰述故事,多有小说家言,用阳具转动桐轮,更是文学夸张手法,所以,关于嫪毐与太后私 通,也许是实有之事,但大阴人之说,以其阴关桐轮而行的秽行,则为想象之词无疑。我想,太后之所以溺宠嫪毐,应该是长期寡居的缘故,太后之所以能 为嫪毐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大概也是堕胎不成的无奈之举,因为无论是太后,还是嫪毐都知道太后无夫生子的后果是什么,所以,在生命安全没有正当充分的 保护条件之下,他们俩是不会有意要生个小孩子闹着玩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太后与嫪毐生了两个儿子的事,却是真实的。而且,因为有了 两个小孩,太后对嫪毐就由单纯地满足情欲变成了生死相依的依恋。因此,太后就把嫪毐封为长信侯,把山阳太行山的东南一带,赐给嫪毐作为封地,稍后又把 汾河西的太原郡赐给嫪毐,所以太原也称为毐国。 不仅如此,太后还把本应是她的权力交付给嫪毐,宫中所有的大小事务,甚至秦王室的 国家大事,都要听从嫪毐的决断,嫪毐的权势在其后的时间里与吕不韦不相上下。这一点,就连其他诸侯国的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就在秦王嬴政亲政的前一年,魏 国面对秦国节节逼进的攻势,惶然无措的时候,有人就在魏王面前提出利用秦国当政者之间的矛盾,缓解秦国的军事压力,迟滞秦国的蚕食。刘向的《说苑》中就记 载了秦国官吏民众对于秦王亲政前秦国几种政治势力的分析。事实上,秦国的政治权力此时已经完全操纵在吕不韦和嫪毐手中,而且在太后的支持下,嫪毐大有后来 居上之势。所以就有人就给魏王出谋划策,让魏王割地贿秦,赞助嫪毐,让嫪毐取代吕不韦,然后坐享其利。 通过上面的简要叙述,我们可以 看出,在吕不韦政治集团之外,还有太后和嫪毐政治集团,也在有意阻挠和延迟秦王的加冠礼。尤其是太后嫪毐集团,他们最明白一旦他们交出他们用不同名分、不 同形式掌握或者分享的那一部分政权,退出最高权力中心,就意味着他们末日的到来。因为,无论是嫪毐还是太后,都逃脱不了淫乱宫闱的罪名,在秦王嬴政举行加 冠仪式前,他已经查实情况,只是时机未到,隐而不发;况且太后与嫪毐生的儿子,对秦王嬴政已经构成了实质上的威胁,这岂是他所能容忍的?所以,出于对自己 和两个私生儿子安危的考虑,太后与嫪毐达成了某种默契,即冒险一搏,在拼死的一搏中求得一线生机。

韩非未能在秦国建尺土之功就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使秦王政很是郁闷。不过,令秦王政更为郁闷的事还在后边呢! 公元前238年,是秦王政即位以来最为郁闷的一年。 秦王政郁闷什么呢?因为,按照古代男子成年之时要举行“冠礼”的惯例,公元前238年,已经22岁的秦王 嬴政早过了“男子二十而冠”的年龄,“天子诸侯 子十九而冠,冠而听治,其教至也”。但是,有着秦王“仲父”之名的相邦 吕不韦却一点也不着急,就连秦王的生身母亲对此也似乎漠不关心。难道做母亲的不希望 自己的亲生儿子早一点亲政,成为名副其实的真正秦王吗? 有学者认为,秦国的冠礼制度与关东六国不同,他们列举了《史记》上“惠文王三 年,王冠”,“昭襄王三年,王冠”,“始皇九年,王冠”这样三个史实,说秦王的冠礼都在22岁,认定秦国的冠礼制度是“异制”;也有人认为秦国是依据身高 是否达到六尺五寸而决定行不行冠礼的,说是 秦始皇幼年多病,虽然年龄到了20多岁,但身高仍然不够六尺五寸而不能举行冠礼,而且还举出了云梦秦简里依身高 定罪的佐证。我认为,这些看起来似乎有些道理的观点,实际上没有一点道理。因为秦国对中原礼乐文化的吸纳,是很主动,很开放的,如果他们认为对秦国的制度 文化建设,或者是对君权巩固有好处,有利的,那么就会毫不犹豫地拿过来为已所用的。那么,为什么偏偏在冠礼这上面要“异”一下呢? 其 实,只要稍微了解当时历史史实的人都知道,吕不韦是一个投机的政治商人,而且长期与秦王嬴政的母亲有着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以秦王嬴政的“仲父”自居,又为 秦国立过不少战功,虽然名为相邦,位极人臣,但左右秦廷,权势早已经远远地超过了秦王嬴政,因而,他是不会轻易还政于秦王嬴政的;其次,秦王室对外来人 才,一向都是用之如珍宝,弃之如敝履,外来人才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这一点吕不韦也是深知的;此外,他与秦王政母亲的私情,秦王嬴政多多少少都会听到一些 的,以他对秦王嬴政性格的了解,他知道一旦秦王嬴政亲政之后,一定是会对他不利的,所以他以种种理由来延缓政权的交接。 除了吕不韦的有意迟延之外,还有一个人也极不希望秦王政临朝亲政,这个人就是由吕不韦推荐入宫,服侍秦王嬴政母亲的,以及包括秦王嬴政母亲在内的菌集在周围的人。 这个是何方神圣,胆敢有意阻挠秦王行冠礼? 各位,万万不可小觑这个人。他不仅是秦王母亲的心上人,而且还是秦王嬴政的“继父”哩!过去,有人认为称他是秦王嬴政的“假父”是假充的,是他 在与朝中贵臣斗棋斗酒,醉后讲的一句狂言,这是不对的。如果按照《史记·吕不韦传》上的记载,那么,这个不但与秦王嬴政的母亲私 通,而且还为秦王嬴政添了两个小弟弟呢!按照事实上的血缘和人伦关系,还真的就是秦王嬴政的“继父”哩! 那么,怎么会与贵为太后的秦王的母亲勾搭上呢? 原来,按《史记索隐》的说法,也是邯郸人,而且与秦王嬴政的母亲住在一个“里”中。我估计,依秦王嬴政母亲的歌姬身份,应该很早就认识这位赵 姬,或者听说过她的美貌,或者是与赵姬打过交道的浮浪在邯郸城里的小混混。当吕不韦贵为秦国的相邦之后,在邯郸混不下去的,很自然地就跑到秦国来找吕 不韦,谋求生路。而这时,恰好吕不韦想摆脱往日情人的纠缠,就想到了用这个做替身,于是,吕不韦就把收为门客,后来又用了种种办法,把他送到了已 经贵为太后的赵姬的宫中。赵姬与宫中相会,各遂其愿, 各得其所,很快就如漆似胶,也很快就有了私生子。所以,也就真正成了秦王嬴政的“继父”。 对于之所以为太后所接受所宠爱,而且心甘情愿地为他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的原因,《史记·吕不韦列传》中说,是因为是个“大阴人”,即他的阳具壮 硕,太后“绝爱之”。我认为,虽然 司马迁写作《史记》时或博览史籍,或亲自勘校,于梳理抉剔之际,也是慎之又慎,竭力求真,但他毕竟不是秦时之人,所见所 闻及所据之文字也未必就是其时秦人真实之景象,更何况其刻画人物,撰述故事,多有小说家言,用阳具转动桐轮,更是文学夸张手法,所以,关于与太后私 通,也许是实有之事,但“大阴人”之说,“以其阴关桐轮而行”的秽行,则为想象之词无疑。我想,太后之所以溺宠,应该是长期寡居的缘故,太后之所以能 为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大概也是堕胎不成的无奈之举,因为无论是太后,还是都知道太后“无夫生子”的后果是什么,所以,在生命安全没有正当充分的 保护条件之下,他们俩是不会有意要生个小孩子闹着玩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太后与生了两个儿子的事,却是真实的。而且,因为有了 两个小孩,太后对就由单纯地满足情欲变成了生死相依的依恋。因此,太后就把封为长信侯,把山阳——太行山的东南一带,赐给作为封地,稍后又把 汾河西的太原郡赐给,所以太原也称为“国”。 不仅如此,太后还把本应是她的权力交付给,宫中所有的大小事务,甚至秦王室的 国家大事,都要听从的决断,的权势在其后的时间里与吕不韦不相上下。这一点,就连其他诸侯国的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就在秦王嬴政亲政的前一年,魏 国面对秦国节节逼进的攻势,惶然无措的时候,有人就在魏王面前提出利用秦国当政者之间的矛盾,缓解秦国的军事压力,迟滞秦国的蚕食。刘向的《说苑》中就记 载了秦国官吏民众对于秦王亲政前秦国几种政治势力的分析。事实上,秦国的政治权力此时已经完全操纵在吕不韦和手中,而且在太后的支持下,大有后来 居上之势。所以就有人就给魏王出谋划策,让魏王割地贿秦,赞助,让取代吕不韦,然后坐享其利。 通过上面的简要叙述,我们可以 看出,在吕不韦政治集团之外,还有太后和政治集团,也在有意阻挠和延迟秦王的加冠礼。尤其是太后集团,他们最明白一旦他们交出他们用不同名分、不 同形式掌握或者分享的那一部分政权,退出最高权力中心,就意味着他们末日的到来。因为,无论是还是太后,都逃脱不了淫乱宫闱的罪名,在秦王嬴政举行加 冠仪式前,他已经查实情况,只是时机未到,隐而不发;况且太后与生的儿子,对秦王嬴政已经构成了实质上的威胁,这岂是他所能容忍的?所以,出于对自己 和两个私生儿子安危的考虑,太后与达成了某种默契,即冒险一搏,在拼死的一搏中求得一线生机。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3983.com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四节 豕虫之孽――车裂秦王政顺天而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