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庆刚:秦雍城动物纹瓦当主题研究

3983.com 1

秦雍城遗址位于陕西省凤翔县城以南,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据文献记载,从春秋晚期的秦德公元年(前676年)至战国中期的秦献公二年(前383年)的294年间,雍城一直是秦国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自秦献公将都从雍东迁之后,这里虽然失去了其曾经的政治中心地位,但由于秦国祭祀天地及五帝的畤和祭祖的宗庙仍一度保留,当时诸多重要祀典如秦始皇加冕典礼得以继续在雍城举行,因此其原有部分都城设施仍被修缮与利用。至西汉前期,雍城郊外的蕲年宫一带为西汉帝王举行郊祀活动的著名场所,所以雍城作为“圣都”的象征及其历史沿革一直到汉武帝时期。秦雍城是目前全国多处东周列国都城中保存最好,也是考古工作了解相对清楚的一处都城大遗址。豆腐战国制陶作坊遗址系目前在雍城遗址范围内发现并发掘出最大的一处专业化作坊遗存,发掘区间仅为作坊较长使用期间内一个阶段的生产场景。在秦文化层中发掘并能确认出的遗迹有陶窑、深层纯净土采集坑、泥条存储袋状坑、为作坊输水的地下陶水管道、水井、陶坯晾晒场地、用于其它拌和材料存放的长方形竖穴坑、废品堆积坑等。发掘出土的2000多件遗物中,主要有方砖、槽形板瓦、弧形板瓦、筒瓦、瓦当、贴面墙砖、陶鸽、陶俑,以及制作和烧制时所需的各类工具。在出土文物中,最具特征的是一批动物纹瓦当,有鹿蛇纹、凤鸟纹、蟾蜍纹、獾纹、虎雁纹、鹿纹、虎鹿兽纹和虎纹等,另外还有一批云纹和素面瓦当。但除个别种类外,大多数种类即在以往雍城城内及其郊外行宫建筑遗址上都曾发现过,说明这些建筑上的材料可能就来自这里。结合20世纪80年代在该遗址附近发现的铜建筑构件和新近发现的夯墙初步判断,在当时雍城的西北角可能存在一个相对封闭和独立的手工业作坊区,其门类除陶质建筑材料外,还有类似金属冶炼、木材加工,以及用于军事、祭祀和日常所需物资的制作。作坊区及周边夯墙的发现为进一步研究秦都雍城的总体布局和该城是否有外廓城提供了重要的依据。豆腐村遗址出土的动物纹瓦当不仅数量多,内容丰富,为研究雍城时期瓦当流行与特点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豆腐村作坊遗址的发现对秦都雍城陶质建材的来源、尤其是制作和烧制工艺及流程的探讨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考古资料表明,早在西周早期,瓦当就已出现和被使用。在陕西扶风县的召陈和岐山县礼村一带的周原遗址范围内,发现了当时的瓦当。距今有三千多年的历史,被认为是我国历史上最早、最原始的瓦当。从考古资料观察,瓦当使用的初期阶段,数量很少,没有圆形,只有半圆形,而且纹面简单。其中大多为素面,少量为饕餮纹、重环纹和弦纹。其主要用于宫殿庙宇等与王室有关系的建筑物之上。大约在春秋中晚期,秦国也开始出现和使用瓦当。战国至西汉时期的秦汉瓦当,不管是在制作工艺,还是在内容及表现形式上,都达到了空前绝后的境地。尤其在瓦当图案纹饰上,完成了从具象到抽象,由写实到写意的形式转变,奠定了东汉以后我国数百年瓦当制作和使用的基础。陕西是周秦和西汉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一般习惯上将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国瓦当,与后来的秦代和汉代瓦当通称为秦汉瓦当。近几十年,来于陕西境内的诸多秦汉遗址发掘出土的瓦当,其数量之多,种类之丰富,当居全国之首。而早期秦瓦当中又以秦都雍城出土的瓦当数量和种类为最多最为精美。在雍城所出土的秦汉瓦当,其时代自春秋战国、秦代、西汉时期一直延续不断,在整个关中地区,秦汉瓦当中具有连续性、典型性、代表性的特征。

秦雍城遗址作为秦人历史上置都年限最长的一座都城,自上世纪50年代末以来,历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工作中发现了品类众多的动物纹瓦当,其中以2006年豆腐村制陶作坊遗址出土动物纹瓦当最为丰富和系统;属于郊外离宫别馆的横水镇凹里秦汉建筑遗址、长青镇孙家南头秦汉建筑遗址、千阳尚家岭秦汉建筑遗址等也出土有动物纹瓦当。

本项目负责人:田亚岐。

秦雍城的动物纹瓦当,具有较强的时代风韵与地域特色。《新编秦汉瓦当图录》、《雍城秦汉瓦当集萃》、等有代表性的图录对出土的动物纹瓦当进行了著录;刘莉、焦南峰、刘庆柱、田亚岐、周晓陆、申云艳等对雍城动物纹瓦当进行了全方位多角度的深入研究。本文在以前研究的基础上,对雍城动物纹瓦当的凤纹、虎纹、斗兽纹等与其它载体同主题纹样进行比较,并对其时代及发展脉络等作进一步研究。

▲ 凤纹1~5.凤纹瓦当(凤翔豆腐村制陶作坊)

6.凤纹瓦当(西北大学藏)

7.子母凤纹瓦当(西安市文管会藏)

8.神人骑凤纹空心砖(秦咸阳城74XY采:7)

(一)凤纹

凤纹瓦当以凤翔豆腐村制陶作坊遗址出土最为丰富,在秦栎阳城遗址、秦咸阳城遗址、兴平侯村遗址等亦有发现。其主要表现凤的侧面形象,可以分为单体凤纹、凤衔蛇和践蛇纹皮夔凤纹三类。

1.单体凤纹。根据形制,可分为3式:

Ⅰ式体躯瘦长。凤翔豆腐村制陶作坊遗址凤纹瓦当,头上饰单冠,环勾形爪,单翅,尾羽分叉,原报告根据细部特征将之分为5型,其总体特征为体躯瘦长。

Ⅱ式体躯肥硕。西北大学收藏一件凤鸟纹瓦当,形制相同的瓦当亦发现于兴平侯村、凤翔秦雍城等。凤纹体躯肥硕,翅膀特征写实性变强,爪部变为三趾。

Ⅲ式体躯肥硕,花形冠。西安市文管会藏子母凤鸟纹瓦当,其特征是凤首为花冠形,双翅、尾羽大张,体态较丰满。秦咸阳城遗址采集一件神人骑凤纹空心砖,凤鸟造型与瓦当造型相似,花冠形凤首,尾羽丰满。

▲ 图二 凤鸟衔蛇纹

1.凤鸟衔蛇瓦当范(豆腐村05FDAH81:57)

2.凤鸟衔蛇半瓦当(秦栎阳城遗址)

3.龙凤纹空心砖(XYNⅢT102③:3)

3983.com,4.凤鸟衔蛇瓦当范(82XZS采:7)

2.凤衔蛇和践蛇纹。根据形制,分为3式:

Ⅰ式 体躯瘦长。凤衔蛇、践蛇瓦当范,凤足下踩有蛇,凤环勾形爪,体躯形制应与Ⅰ式单体凤纹相似,略瘦长。

Ⅱ式 体躯肥硕。秦栎阳城遗址出土一件凤衔蛇半瓦当,无冠,体躯略肥硕。咸阳三号宫殿建筑遗址龙凤纹空心砖,双龙绕三璧,璧中为凤,无冠,紧贴凤头上部有一呈三角形的形象,应是蛇形象。

Ⅲ式 体躯肥硕,花形冠。秦咸阳遗址三义村发现一件瓦当范,当面为一凤,在凤鸟口部衔有蛇。

凤首,体躯为龙形。凤翔铁沟遗址采集一件夔凤纹瓦当,环勾形双爪,身躯呈C字流线形,翅和尾羽较短;相同主题的有咸阳长陵车站窖藏凤纹铜管饰82XYCLJC7:77,凤身躯相互交盘,一凤头顶有冠,身饰圆圈纹,一凤头顶无冠。

单体凤纹和凤鸟衔蛇纹瓦当的形制演变相同,凤纹体躯由瘦长至肥硕、翅由L形方折至写实性增强、冠由L形至花形。

从考古发现来看,秦栎阳城三号古城的时代为战国中期至西汉前期,为文献所载的秦至汉初栎阳三号古城发现的夯土遗存指向秦最高等级的宫殿建筑,其出土瓦当纹饰上承雍城、下接秦咸阳,年代上限不早于战国中期。秦栎阳城遗址凤鸟衔蛇半瓦当年代似为战国中期较早阶段,早于其年代的Ⅰ式凤纹和凤鸟衔蛇纹应为战国早期,雍城豆腐村制陶作坊的年代上限或可延至战国早期,这一判断需要更多的考古学证据来证实。

▲ 图三 夔凤纹

1.夔凤纹瓦当(凤翔铁沟遗址采集)

2.凤纹铜管饰(82XYCLJC7:77)

(二)虎纹

秦雍城发现的虎纹瓦当,类型有单虎、虎鹿兽、虎燕纹、人斗兽(虎)等主题纹样。虎纹的特征是虎回首状、头大、吻长、身上有波折形虎毛纹。

▲ 图四 雍城出土虎纹主题瓦当

1.单虎纹(豆腐村06FDBT6H4:9)

2.虎鹿兽纹(豆腐村05FDAG1:104)

3.虎燕纹(豆腐村05FDAT2101④:3)

4.斗兽纹(凤翔南指挥东社村)

顾首虎造型,春秋以来在秦地的发现有:法国集美博物馆展出的金虎;日本MIHO博物馆藏铜虎、金虎;美国收藏家所藏铜虎;2006年礼县大堡子山祭祀坑出土铜虎3件;礼县圆顶山98LDM1出土的铜壶虎形底座;98LDM2出土的铜壶、铜盉、铜簠亦有虎形底座;陈仓博物馆藏一件金虎,出土于宝鸡市千河魏家崖村;西安博物院藏一件金虎,1979年出土于凤翔县虢镇。

▲ 图五 秦长条形顾首虎造型

1、2.日本MIHO博物馆藏铜虎、金虎

本文由3983.com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耿庆刚:秦雍城动物纹瓦当主题研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