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器时代 · 象山王氏墓地

3983.com 1

一 1999年,南京市博物馆主持发掘了南京东郊吕家山的一处东晋墓地,简报发表在《文物》2000年第7期上,发掘的三座墓葬均出土墓志,所记下葬年代相同,为东晋升平元年,墓主都属广平李氏家族。根据它们整齐有序的排列布局,相似的墓葬形制和随葬品组合,佐之墓志纪年,可以判定系同时建造。保存完好的M1、M2平面均呈凸字形,墓室和甬道均为券顶,甬道中有木门一道,墓壁微向外弧,后壁和两侧壁上均设有长方形或凸字形灯龛。简报最后的“几点认识”中,指出上述“这一类型墓葬在南京地区多流行于晋穆帝永和晚期至废帝泰和年间”①。 简报的这一认识,是在南京东晋墓葬研究中首次提出了“东晋中期墓葬断代的依据”。2004年出版的《六朝文物》一书概括出南京东晋墓葬早、中、晚三期的特征,但将中期的年代缩为穆帝永和晚期至升平年间②。在此之前的研究,通常以穆帝朝为大致的界限将南京东晋墓划为两个阶段,因此上述成果细化了对东晋墓葬的分期,是个重要的发现。 这一年代框架的划定,主要是根据纪年墓的材料。目前已发掘的这一类型墓葬中,年代最早是永和十二年的仙鹤观M2即高崧夫妇墓③和象山王氏墓群中的M11即王康之夫妇墓④。最晚的一例虽是有泰元九年纪年砖的苜蓿园M1⑤,但彼此相邻且有同年纪年砖的M2却发生了变化,因此这一类型墓葬流行期的下限不宜定在384年,因为一种转变不可能是突然完成的,也会出现演变的不平衡,一些与苜蓿园M2类似的新型墓未出纪年材料,但可能要更早一些。属于这种墓型的纪年墓还有同属象山墓地的M3、M5、M8、M9⑥,以及上面提到的吕家山的三座墓葬等。按照上述墓葬形制特征及随葬器物分析,南京地区可归入这一时期的非纪年墓有老虎山颜氏家族墓中的M2—M4,三座墓的主人根据出土印章分析,并结合史料可认为属于这一阶段。此外还有南京农业大学墓⑦、虎踞关一号墓⑧、孝陵卫大栅门墓⑨等。 综合上述情况,笔者认为这种墓葬的流行时间可以认为定在永和中期至太元之前,当然这并不是说期间没有别的墓葬形制,而少量年代更晚的此类墓葬则是历史的余绪。 不过迄今的研究,尚未见到对东晋早、中期之间和中、晚期之间两次墓葬面貌发生变化原因的探讨,笔者认为有必要对这些问题进行讨论,以探索墓葬演化背后的历史动因。 ……全文阅读原文发表在《南方文物》2010年第4期(作者:耿朔,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 南京市象山东晋王氏家族墓葬出土 东晋 王兴之夫妇墓志 六朝博物馆藏

3983.com,东晋尚书、左仆射王彬的家族墓葬群。位于江苏省南京市北郊幕府山西南的象山上。1965~1970年,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先后发掘了7座,除2号墓系南朝墓外,余均为东晋墓。据墓志,1号墓是王彬的第4子、征西大将军行参军、赣令王兴之夫妇墓,王兴之卒于咸康六年(340),其妻宋和之卒于永和四年(348)。

3号墓是王彬的长女王丹虎,升平三年(359)卒。5号墓是王兴之的元子王闽之,升平二年卒。6号墓是王彬的继室夫人夏金虎,太元十七年(392)卒。据王兴之和王丹虎墓志,确知王彬应葬于两者之间,但墓早已破坏。王彬官至尚书、左仆射,年五十九卒。死后赠特进卫将军、加散骑常侍,谥曰肃。

▲ 南京市象山东晋王氏家族墓葬出土 东晋 陶牛车及俑群 六朝博物馆藏

据考证:7号墓应属东晋早期,可能即为其次兄王廙之墓。王廙官至平南将军、荆州刺史、武陵侯,死后丧还建康。王氏原籍琅邪临沂,是东晋政权的主要统治支柱之一。已发掘的王氏族葬区达5万平方米以上,随葬品较丰富,对研究东晋时期的土族门阀制度、丧葬制度等具有重要价值。

▲ 晋王氏家族墓葬出土 玻璃环

本文由3983.com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铁器时代 · 象山王氏墓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